“拿30万彩礼,供我弟弟出国留学”:只谈钱的

“拿30万彩礼,供我弟弟出国留学”:只谈钱的

时间:2020-03-23 15:2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小潘丨情感美文系列 小潘谈情说爱 签约作者原创

01

这是一个没有钱就没有安全感的年代, 在金钱面前,感情越来越廉价,甚至有人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,并且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。

安琪何尝不是这样,要说相信爱情,曾经的安琪比任何人都笃定,为了爱情她可以燃尽了自己,可是爱情真的如同烈火般灼烧了自己,差点使她成为灰烬。

在终于看清了爱情面纱下的现实后,安琪选择重新来过,她革新了自己的观念,要重活一次,要做一个清醒且现实的女人,她想,如果不改变,她还是一样会被身边的人嘲笑吧,毕竟三十岁的女人了,没有婚姻,没有房子,只有一个还说得过去的工作,可那也只是朝不保夕的一份营生而已。

安琪曾经最迷恋琼瑶式的爱情,可是现在她最嗤之以鼻的也是这种不靠谱的爱情,世间哪里有什么倾心相许呢,脱离金钱和物质,一切都是白扯。

安琪觉得,只有认清自己才会活得更好,她认清了自己,她要的不是单纯的爱情,是有物质前提的爱情,再让她选择一次,她要找个多金的男人。

安琪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一个没有能力养他的男人,那是她的大学校友,在大二那年他们相恋了,相恋一个月后他们同居了,同居之后安琪就开始了苦哈哈的人生。

她不但要负担两个人的生活费,还要为男生挂科买单,大四结束之后,安琪有了一张三十多岁的女人才有的脸。

勤工俭学和感情的不安稳,让安琪早早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,最要命的是,就是这样一个事事不成的男人还把铁了心地把安琪给甩了 。

安琪心里有苦说不出,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。毕业找工作的时候,安琪想去大城市,可是租房子就是一笔费用,安琪想找妈妈帮忙,妈妈却冷冷地回绝了安琪。

她问安琪,大学期间不是赚了不少钱吗,能给男人花钱,怎么就不知道给自己攒一点呢,既然能赚钱给男人花,怎么还伸手跟家里要钱呢?

安琪气得想哭,可是想一想妈妈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,妈妈这是在逼着她学会现实,逼着她成长啊。在那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。

安琪度过了自己最难熬的时光,那段时间她白天出去找工作,晚上回来就一头扎进被子里哭,直到把自己哭得没了半点力气, 她才意识到,没钱的下场就是像这个窝囊样,只能躲起来哭,有学历有素质都不如腰包里有钱。

02

不知道哭了多久,安琪明白了,如果自己再继续这样哭下去,就算哭死也不会有人同情她,如果她再不振作起来,接下来房东就要把她从这里赶走了。

她想起下午回来时,途经过菜市场头,有一只流浪猫不远不近地跟着她,她心想, 自己就和这只流浪猫一样,想要活下去必须先让自己吃饱,然后赶紧给自己找一个好归宿。

安琪想明白了,她把省吃俭用存在银行卡里的钱全都取了出来,然后,她先是去买了两身合体的衣服,又做了一个漂亮的发型,最后她去那家自己垂涎了很久却不敢多看一眼的烤鸭店,这一次她狠狠地满足了自己的味蕾,并且发誓,以后绝不再亏待自己的胃。

第二天,安琪没有去找工作,她特意跑到菜市场把那只猫捡了回来,安琪从它脏兮兮的脸上发现那双充满了渴望的眼睛有了光,就像昨晚的她,人和动物一样。

一旦有了极其强烈的求生欲,生命就会幻化出更强烈的光彩,安琪给猫咪起了个好听的名字,钱满罐。

钱满罐很听话,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就呼呼睡去了,它似乎已经意识到,这里就是它的家,它有了安琪这个大靠山,猫生从此高枕无忧。

安琪对着它说,钱满罐你给我听着,不出两个月我就让你住进更宽敞的大房子里,懒猫伸了个懒腰,换了个姿势继续睡。安琪心想,终有一天她也会和钱满罐一样,在宽敞的大房子里睡着安稳的觉,不用担心明天能不能吃饱,她只管睡她的觉,她的人生自有人替她负责。

今天的安琪和做天的安琪是不一样的,昨天的安琪在地狱里垂死挣扎,今天的安琪很有可能一步登天,安琪心想,这不就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吗。

只要今天和他见面的那个男人条件还算可以,她就先答应他,至于爱情,至于三观,那是后话,安琪突然想起了一个震撼到她的名字,邓文迪,不,她又瞬间打消了自己的念头,或许自己有些想入非非了,也或许她不会像邓小姐那样曲线救国,她会比她幸运的,一定会的。

安琪和那个男人如约见了面,男人比安琪年长了一些,除了有钱,其他的安琪是一点都没看上,她心想, 这个男人哪怕有一点让她喜欢也行啊,不过想想自己曾经的苦日子 ,她就把眼前这个人当成了她的救世主,如果他能带她走出地下室,长得碍眼又何妨?

男人是被家里逼着结婚的,他如实说了自己的情况,老父亲快70岁了,他说怕自己有生之年见不到孙子,男人看着老泪纵横的老爹,答应他出去就找一个能结婚的女人回来,安琪就跟着男人回了家。

安琪跟男人说,她可以马上就跟他结婚,给他生个孩子,只是她想要钱,她的家里也需要钱,男人问她想要多少,安琪说: “拿30万彩礼,供我弟弟出国留学。”

03

其实这是安琪妈妈提出来的条件,安琪心想,能给她30万彩礼的男人,当然能给她比现在好一百倍的生活,只是她不知道男人会怎么想她,或者婚后男人会怎样对待她。

安琪没想到,男人沉思了一会,答应了安琪的要求,不过他说他也希望安琪兑现自己的承诺,在老爹走之前,让他见到自己的孙子。

安琪不知道自己的婚姻是不是一场交易,是一个无奈中的求生之计,安琪心想,或许但凡有其他出路,她都不会让自己嫁给一个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的男人。

安琪的婚姻里只有一个字,钱。 关于爱情,三观,性格等等她都忽略了,她也知道,或许这种婚姻不是稳定的,或许根本就没有出路,不过她想不了那么多了,至少她现在可以给妈妈一个答复,也可以像钱满罐那样,大白天睡懒觉也不觉得是种罪过。

安琪答应钱满罐的事做到了,而且很快就做到了,她和钱满罐双双睡在洒满了阳光的落地窗前,钱满罐是一脸的安详,只管睡它的大觉做它的白日梦。

可是安琪闭着的眼睛却转个不停,或许是做了梦吧,梦里的她依然不太安稳,物质有了保障,漂着的心却仍旧没有靠岸。

—END

今日话题互动:彩礼存在的理由是什么?